• <pre id="1e866"><s id="1e866"></s></pre>
      1. <td id="1e866"><ruby id="1e866"></ruby></td><td id="1e866"></td>
          <tr id="1e866"><label id="1e866"></label></tr>
        1. <pre id="1e866"><strong id="1e866"></strong></pre>

          <p id="1e866"></p>
          學術服務內容

          在線編輯 學術顧問

          咨詢率高的期刊

          文學論文

          穆夏繪畫作品中的色彩語言以《遐想》為例

          時間:2022年03月10日 所屬分類:文學論文 點擊次數:

          摘要:阿爾豐斯穆夏是一位活躍于19世紀末20世紀初的捷克藝術家、裝飾藝術家,也是新藝術運動時期杰出的藝術家,其作品涉獵主題范圍極廣,不僅有生活用品、衣紋、商品包裝、廣告等,還涉及珠寶、家具、地毯之類。穆夏一生留下大量的作品,形成了穆夏風格。其風格的形成

            摘要:阿爾豐斯·穆夏是一位活躍于19世紀末20世紀初的捷克藝術家、裝飾藝術家,也是新藝術運動時期杰出的藝術家,其作品涉獵主題范圍極廣,不僅有生活用品、衣紋、商品包裝、廣告等,還涉及珠寶、家具、地毯之類。穆夏一生留下大量的作品,形成了“穆夏風格”。其風格的形成涉及多種藝術語言,如拜占庭藝術、日本浮世繪藝術、法國象征主義藝術思潮等。穆夏的作品繼承了這些藝術語言豐富的裝飾性意味與輕快明亮的色彩,同時提煉并設計出個人符號化的溝通方式。其作品多以女性形象為主,通過攝影加以輔助,構建唯美又引人無限遐想的女神形象。穆夏通過感性化的裝飾性線條、簡潔的輪廓線及明快的水彩風格形成了極具特色的“穆夏風格”,創造出獨特、新穎的藝術語言,被譽為“新藝術運動時期的輝煌旗手”。

            關鍵詞:穆夏;浮世繪;拜占庭;色彩

          繪畫作品論文

            一、穆夏色彩模式形成背景

            19世紀60年代后期,第二次工業革命在歐洲開始,刺激了各國資本主義的發展。在這一時期,藝術家約翰拉斯金和威廉莫里斯發起了“工藝美術運動”。工業革命以后,經濟發展推動了資本主義城市化發展。許多國家開始從農業社會向工業社會轉變,社會生產力也隨之發生了日新月異的變化?茖W技術不斷滲透到人們的生活中,打破了人類活動時間與空間的范圍與界限。城市的快節奏促使人們改變了生活方式與消費方式,城市化給人們帶來了全新的生活體驗和審美觀念,催生出新藝術運動的萌芽。

            繪畫藝術論文:如何引導學生在美術繪畫中合理運用綜合材料

            新藝術運動的目的在于反抗工業化生產粗制濫造的時代風潮,大部分藝術家更愿意回歸自然的主題。在這樣的環境下,對大自然的熱愛與向往深入藝術家內心,新藝術主張在大自然中找尋靈感,擯棄直線,提倡自然元素與曲線運動。在新藝術運動思潮中,人們對色彩的理解也發生了新的變化。與工藝美術運動不同的是,新藝術運動沒有參考中世紀哥特風格,而是直接提取自然界中的動植物元素,結合巴洛克、洛可可風格,將植物花卉的顏色通過更抽象化的平面方式表達出來。其主張的色彩觀念表達有兩方面原因。

            一是對工藝美術運動色彩風格的繼承。工藝美術運動是對哥特式藝術的重新運用,創造出一種高貴、古典、雅致的色彩風格。新藝術運動早期色彩主要以淺棕、灰綠和淡黃等明度較低的顏色搭配為主,刻意降低色彩的明度對比,畫面色彩顯得自然優雅,富有清新靜謐的田園氣息。二是受到洛可可和巴洛克藝術色彩的影響。洛可可藝術以描摹衣著華麗的貴族婦女見長,色彩明快,濃郁絢爛,富有浪漫氣息。新藝術運動藝術家吸取了洛可可藝術中運用色彩明暗對比的手法突出主體人物的經驗,人物服飾則使用輕薄亮麗的黃色、綠色色塊來表現。

            如在《托斯卡》一畫中,創作者對天鵝和玫瑰花的平面化處理,簡單賦予主觀的色彩,粉色與藍色和人物主體的明黃肉色交替出現,作品富有韻律美感,顏色間的大幅度跳躍也不存在沖突,作品深沉又富有生趣。自然科學對色彩的定義是視覺系統和大腦神經系統對光的一種反應。藝術家眼中的色彩是性格與表情的象征,藝術作品中的色彩表達是一種情感語言和生命意象。視覺、思想和精神在色彩藝術領域有多方面的聯系,宗教也是如此。阿爾豐斯·穆夏出生于捷克摩拉維亞一個小鎮上,父母對其有很好的藝術啟蒙。

            穆夏成長在一個天主教家庭,幼年在教堂唱詩班的經歷使他深受巴洛克和洛可可風格的影響。中世紀的歐洲,基督教教義在社會思想上占有主導統治地位,基督教的色彩觀念也深刻地滲透于社會各階層,為廣大信教者所認同;浇虒Ω鞣N顏色有著教條般的認知,如紅色象征圣愛,白色象征純潔,綠色象征安寧與青春活力,金色象征永恒不變、堅定和真誠,藍色象征神圣,紫色象征高貴和威嚴。這些具有濃厚宗教觀念的色彩模式,表明顏色不單是視覺上的感官反映,還具有深刻的象征意義,這些都潛移默化地影響著穆夏的色彩觀念。

            二、《遐想》中色彩表現模式來源與表現原理分析

            (一)自然元素與色彩的運用

            《遐想》是一個單幅的裝飾面板,1897年,穆夏為尚普努瓦印刷公司描繪了這幅年歷(1898年)插畫。這幅作品被認為是穆夏新藝術運動風格的代表作品之一。在保留繪畫造型特征的基礎上,穆夏巧妙運用了裝飾藝術特有的平面化手法,賦予作品極強的裝飾性,對后來裝飾性廣告藝術繪畫產生了很大的影響。

            自然元素在當時的藝術領域得到廣泛應用。人們認為自然有清新靈動之美,從自然中提取的創作元素具有生生不息的生命力,帶有一種初始形態的天然美好。在造型上,新藝術運動藝術家在當時主張運用高度程序化的自然元素,以對造型的結構重塑和再創作為靈感,使用不同形式的曲線,尤其是自然界的植物根莖、花卉、藤蔓等,作為繪畫的重要元素來豐富畫面。五顏六色的鮮花花瓣圍成一個圓環,輔以深淺不一的顏色,產生一種律動感。

            花瓣的顏色基本依據其本來面目決定,絢麗多姿的色彩讓整幅作品充滿著大自然的生機和意趣。兩條長長的藤蔓由女子背后伸出,仿佛像翅膀一樣將女子襯托成精靈。新藝術運動藝術家熱衷于通過深淺色調的排列和不同顏色的運用,在使畫面飽含浪漫主義色彩之外又達到了視覺上的平衡,形成一 種“本該是這樣”的自然風格。整幅畫色調柔和唯美,是因為靈感來自大自然,大自然的色彩豐富多樣,搭配和諧統一。背景部分的裝飾花紋,大量使用藤蔓這些帶有清晰邊界線的自然元素,雖然增加了畫面的豐富性,但容易使畫面產生混亂感,通過幾何圖形樣式的外框將其化繁為整,畫面最終呈現出穩定與秩序感。

            (二)浮世繪元素與色彩的運用

            穆夏與日本藝術有著千絲萬縷的聯系。19世紀初,日 本浮世繪作品傳入巴黎。日本浮世繪這種色彩平涂的繪畫方式,在當時影響了很多西方前衛畫家,穆夏在藝術風格形成時期就受到其影響。

            新藝術運動藝術家們也嘗試吸收東方藝術中的美學概念與思想,他們的浮世繪作品通過對日常生活題材的描摹,運用變化的線條與略顯平涂的色彩表達自由的藝術態度,用更為自由的構圖反映真實的物象。平面的處理方法可以讓藝術家在作畫時擺脫透視法則的約束,只用色調的變化來反映空間,創作出更為豐富的構圖樣式。浮世繪柔和的色調、平面化的裝飾手法和對外輪廓線的刻畫在穆夏的作品中均有體現,其對穆夏的影響可以在作品中主體人物的造型找到印證。在《遐想》中,女子的身姿十分端莊,卻又與古典歐洲繪畫中的女性形象不同。

            《遐想》中的女子肩膀微微靠左,身體朝著左前方,頭部則略微向右偏,配以黑色濃厚的輪廓線,讓人物凸顯于背景之中。少女頭戴花冠,鮮紅色的花瓣、金黃色的頭發和身體的組合并沒有呈現強烈的違和感。少女頸部以下衣服的顏色,是用浮世繪中漸變或者平涂的方式來處理的。首先,素雅的色調不會帶有過多的主觀臆想,當觀眾面對畫作時,視覺會將畫面中著墨更多的地方設為中心;其次,穆夏對線條的學習,使得人物的造型更加生動、靈巧。

            這些特征突出表現在葛飾北齋的作品《五個漂亮的女人》中對人物的描繪方面。在這幅作品中,葛飾北齋構造了五個形態各異、身著不同顏色服飾的年輕女子,女子們身姿各異,平面化的 形象并沒有減弱畫面的趣味。這幅畫色彩清新雅淡,女子們造型生動活潑,無論是衣著還是頭飾,都給人一種縱向的錯落感、空間感。穆夏通過對浮世繪版畫的提煉創新,形成了獨特的個人風格。其作品中絢爛的色彩清新唯美、干凈而不俗氣。畫面中的線條富有張力,又不失生動鮮活,具有強烈的形式美感。

            (三)拜占庭元素與色彩的運用

            圣像畫是拜占庭藝術最大的特色,圣像賦予了拜占庭藝術巨大的審美價值,完全區別于古羅馬藝術,為繪畫藝術開辟了一片充滿想象的新天地。在《遐想》中,人物身后的巨大圓環如拜占庭藝術中的圣像畫,更多表現出一種象征性、神圣性,仿佛一切皆來自神的力量和引導。

            在《查士丁尼及其隨從》和《提奧多拉皇后及隨從》兩幅作品可以觀察到,畫中的人物面向觀眾,仿佛要將觀眾拉到畫中,與觀眾面對面交談。在穆夏的很多作品中都可以看到對目光的運用,這種方法同拜占庭藝術風格有些相似。穆夏將光環安插在人物身后的背景中,在增強畫面裝飾感的同時,對人物和主題也產生了很好的烘托效果!跺谙搿分斜澈蟠T大的花環通過有序排列,構成一個個圓圈,圓圈之中有細分的葉脈,葉脈匯聚構成另一種圖案,整體就像一個由鮮花做成的圣環,襯托出女子的華貴,畫中人物如同“半人半花”的精靈一般。

            拜占庭繪畫多是宗教鑲嵌畫,這種用小方塊彩色玻璃和大理石鑲嵌進灰泥構成的繪畫風格又被稱為馬賽克,創作者通過光的反射將小玻璃照亮,更好地體現了宗教的神圣性。畫中女子身穿的裙子中間鑲嵌著一塊華貴富麗的金飾。金子、鑲嵌是拜占庭藝術最直觀的元素和表現方式,也是穆夏將拜占庭藝術用于裝飾女子衣著時最常用的元素。少女背后的藤蔓在內環中充當裝飾紋樣,曲線形狀中被間隔開的色塊,如同馬賽克藝術一般,突出其華麗精美。

            三、結語

            穆夏插畫作品中的色彩表現方式值得借鑒與學習,其對冷暖色對比和顏色的純度運用,區分畫面物體的遠近關系,使平面化的石版畫呈現出豐富的三維立體感。在許多女性主題作品中,穆夏盡可能地運用了柔和、溫暖、清新的色調表現女性的柔美與質感。同時,穆夏還喜歡運用暖色調,如橙色以及紅色,營造積極、樂觀的氛圍感。

            其作品中華麗的裝飾與豐富唯美的色彩使得他的作品風格有別于同時代藝術家,他獨特的作品風格與他對巴洛克、洛可可風格的學習,對日本浮世繪中外形和輪廓線的運用,對拜占庭藝術華美色彩和幾何裝飾效果的提煉有著密不可分的關系。除此之外,穆夏塑造的女性人物形象還影響了新中國成立前流行于上海灘的美女“月份牌”。雖然穆夏在藝術史上沒有獲得太大名氣,但是其作品仍然具有相當大的借鑒作用和影響價值。

            參考文獻

            [1]章利國現代設計美學[M].石家莊:河北美術出版社,1999.

            [2](英)斯蒂芬埃斯克里特新藝術運動[M].劉慧寧,譯長沙:湖南美術出版社,2019.

            [3]楊健吾基督教的色彩觀念和習俗[J].文史雜志,2003():30-32.

            [4]周晶拜占庭時期的宗教繪畫[J]美術觀察,2012():114.

            [5]李彥錂穆夏藝術風格研究[J].美術教育研究,202(17):18-19.

            [6]李雋婕.大自然元素與色彩在穆夏裝飾性繪畫作品中的運用[J].流行色,2021():26-27.

            作者:李峰(江西科技師范大學,江西南昌330000)

          中文字幕中文有码在线
        2. <pre id="1e866"><s id="1e866"></s></pre>
            1. <td id="1e866"><ruby id="1e866"></ruby></td><td id="1e866"></td>
                <tr id="1e866"><label id="1e866"></label></tr>
              1. <pre id="1e866"><strong id="1e866"></strong></pre>

                <p id="1e866"></p>